夜猫子
我有两个好基友
ACG都沾点
游戏手残但大瘾
挖坑不填
老梗钟爱星人

【邱乔】《砂糖时计》Take 1: 宇治金时

※预定会在7月26号深圳蝴蝶蓝Only发的无料,详情领取情况请走天窗→《砂糖时计》 或者留意三位作者的LOF

※全文为三视角,分别由三个不同的作者负责。本人负责的是第一部分的一帆视角第二部分邱非视角 @昨日未完 ,第三部分旁人视角 @寒山一带伤心碧 ,现在放出第一部分作为试阅,全文放出要等Only之后,有兴趣有时间的亲可以Only那天去找我和阿日玩

※总之就是两个甘党的故事啦=w=


宇治金时

Writtenby 咔叽了一只kaji

 

“5磅的草莓千层,送货的时间是5月29日下午4点至6点左右。好的,可以了,请你在这里留下电话和地址。”

乔一帆接过笔,迅速地书写上所需的信息然后递回去。烘培店的服务员妹子接过一看,大概是看他只在签收人姓名那一栏留了姓氏,又看了下他鼻梁上的粗框眼镜,不一会就了然地对眼前的他眨了眨眼睛,有点兴奋地小声说了句“比赛加油”就熟练地撕下单子的副联递给他。

蛋糕店永远弥漫着一股香甜饱足的气味,从小乔一帆就特别喜欢这种气息。这家叫砂糖时计的烘焙坊是苏沐橙推荐的,之前也来过好几次,各种甜点都相当不错,而且随着季节变化还会推出一些限时新品,品质也有相当的保证。因此虽然距离上林苑有些远,但战队里的女性们偷偷拉着他商量过之后,还是选了这家来负责叶修的生日蛋糕。

不过没想到原来前辈喜欢草莓蛋糕啊……

回想起出门前沐姐的特别嘱咐,乔一帆还是很难把草莓蛋糕和尊敬的前辈两种画风划上等号,但转念一想其实自己也是个见到甜点走不动路的甘党,倒是对这个事实接受得迅速。

“请给我宇治金时。”

像是泠泠流淌的静谧寒潭,稍显冷清的声音在耳边划过。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声线,乔一帆侧过头去,首先看到的是长度刚好到手肘的袖子,黑色衣料和可以看到青色脉络的手臂。刚进门点了宇治金时的少年和他差不多高,在这个开始转热的时节里穿着黑色中袖的棉质卫衣和笔挺的白色牛仔布长裤,往下看是铮亮的棕色短靴,整个人的线条干净利落。

“啊……”

视线交接的时候才发现对方也戴了眼镜,宝蓝色说不清材质的镜框没能完全遮盖住眉宇间属于少年的锐然英气,因此乔一帆还是很快把身旁这个偶遇的少年跟一个名字重合起来。尽管他们之前并无交集,却也不会毫无认知。

“邱队(乔一帆)。”

几分钟后,他们面对面坐在砂糖时计的一个偏僻角落,侧面就是大片的玻璃墙。桌上刚放上两份当店初夏限时新品的宇治金时,白如雪的刨冰恰到好处地撒上抹茶糖浆,衬着煮的软熟的红豆和香草味的雪糕球,一派清爽悠然,跟店外行色匆匆的繁华街道像是两个世界。

没想到会发展成为被自己还小上一点的少年请客的局面,这就是所谓的神展开吧。乔一帆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宇治金时,又看了看邱非,感叹着对方不愧是年纪轻轻就撑起一个战队的人,队长当久了气场也是妥妥的领导气质,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愣愣地点了头。

“这样啊,说起来也是,差不多快到了,前辈的生日。”邱非舀起半勺子雪糕,又挖起一点刨冰混着着送进嘴里,入口的时候似乎被冰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像是某种猫科动物。

“嗯,出门的时候还差点被前辈发现了,不过应该不会想到生日蛋糕上面去吧。”乔一帆把一直拿在手上的副联折好塞进钱包的夹层里,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明白了对方的思路,对话也透露出不少叶修前辈的近况。

“不会的。”

“啊?”

“前辈不会发现的,他对自己的事情一直都不怎么留意。要不是有沐姐替他记住,没准根本不会过生日。”

邱非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不紧不慢地吃着刨冰,只是眼帘半垂像是在回忆什么,笃定的语气猛然让乔一帆想起来这个少年跟在叶修身边的年岁比起自己更多,要不是旧嘉世内部的问题,大概现在也是像王杰希和高英杰一样闻名联盟的师徒。

“怎么了?”大概再迟钝的人都能发现乔一帆过于凝实的视线,邱非抬头问他,表情有点疑惑,倒是把神游的乔一帆唤了回来。

“啊、那个……邱队也喜欢甜点?”好像有点没话找话,不过乔一帆意外得到对方大大方方的点头肯定,尽管还有几分陌生感,但就是没由来让他觉得,嘉世的小队长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以男生来说,挺少见的。像我就只能偶尔一个人出来觅食,果然有点奇怪吧?”挖了一勺刨冰入口,冰冷的口感凸显了抹茶的浓郁。身为一个甘党,乔一帆也相当喜欢日式甜点的口感,不过专门卖日式和菓子的店铺却是稀有,因此吃到觉得还不错的宇治金时倒是意外之喜。

邱非倒是定定地看了乔一帆一阵,才说:“无所谓,你也喜欢吃甜吗?”邱非反问,这回点头的变成乔一帆。

“那以后一起,正好我也是一个人。”邱非随意笑了笑,态度坦荡,加上眼镜的乔装,怎么看都比平日的嘉世队长放松得多。

“邱队是说……?”

“对,觅、食。”故意在他说过的词语上停顿,没由来透着一股从容,在乔一帆看来,不知道是超越同龄人的成熟,还是恰恰是这个年龄段常见的我行我素,抑或是两者都有?

“还有,叫邱非就可以了。”

“诶,但是……”

“乔前辈。”大概是见他还要推却,邱非只吐出了一个称呼就让乔一帆把“但是”之后的话全咽了下去。他听懂了邱非的意思,如果他再坚持称呼邱非为“邱队”,那么对方也要礼尚往来喊他“乔前辈”,而事实上,不管对方已经是一队之长,他注册成为职业选手的日子是真的要比自己晚,所以根本无法辩解。

乔一帆一阵语塞,别看他一直以来在旁人的印象中都是乖巧有礼,事实上他自问对人际关系这种高难度副本根本一窍不通,只能尽量表现得礼貌,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真正想说什么就直说的状态往往只出现在相处了挺长时间之后,例如家里人,例如兴欣的大家,例如高英杰。任何事,无论出发点如何,只要过量了都让人厌恶,过度的礼貌,不就正是见外么?

“那邱非,请多关照。”

想通了个中关节,乔一帆也不纠结礼貌与否的问题,反而有点隐约认识到邱非性格的一面,坦率磊落,反而让人际中不善于察言观色的他自在起来。

邱非挑了挑眉,笑纹越发加深。乔一帆不懂他的情绪变化,只是对方在愉悦这一点是确切的,也不知道是为了美味的宇治金时,还是其他。只见邱非从随身的单肩包里找出方方正正的黑色小包,打开包装递到他面前,是很常见的纸巾牌子,古龙水味,估计也就这个包装和味道比较适合男性使用。邱非指了指自己干干净净的嘴角,本来就邃黑的眼眸弯起来像是盛满星子的海面。

乔一帆瞬间意识到什么,手忙脚乱接过邱非的纸巾擦了擦嘴角,低声道了句谢谢之后根本尴尬得不想抬头,只好低头非常掩耳盗铃地加快了进食速度,稍稍融化的刨冰依然威力不减,冻得他眼睛都眯起来,也不知道能不能稍微缓解耳尖的热度。

“不客气。”

他听见邱非带着笑意的回答,也不知道是对应那句请多关照,还是后来的谢谢。

 

自从五月那一天开始,乔一帆正式和邱非相熟起来。本来新生代群里就有对方的Q号,互加好友之后又因为方便联系干脆连手机号码也交换了。同是职业选手,大家都明白这个职业远不如外间看上去悠闲,他们出现在别人眼前往往只是打上一场比赛,而实际上比赛以外的时间恨不得细细揉碎掰开来用。日常的练习,复盘,战术研究,有时候总觉得一不经意一天就过去了。然而就是这样紧密充实的每一天里,邱非也总能抽出时间陪他聊几句,通常是在临睡觉之前,聊最近的比赛,或是哪里的什么的甜点很有名。

而偶尔有假日或者双方都很有空的日子,就真的如当初所说一般组队觅食去。他对H市的了解远远没有邱非深入,因此去的店通常都是邱非决定,有时候是七拐八拐才找到的偏僻小店, 有时候帽子眼镜都用上就为了在闹市区不被认出来。尽管次数不多,但每次都是愉快的经历。

时间一晃到了10月,难得休假的一天,战队里面的妹子们不知道来了什么兴致要做曲奇。知晓他是甘党的苏沐橙笑眯眯地把他拉到厨房,老板娘陈果把围裙往他身上一套,向来男子力比女子力高的唐柔抱臂在一旁看着,一向不怎么拒绝别人的乔一帆就从善如流打起下手来。

甜香味从上林苑的厨房传出,因为没怎么估算分量,最后做出来的成品分给战队众人之后还有剩下不少。叶修一边懒洋洋地试吃却不忘手机对着穿围裙的乔一帆一通快门的时候,苏沐橙和陈果已经把多出来的曲奇打包好,按劳分配地多分了一份给他。

也不知道是平日忙惯了的人闲下来也得找点事做,好像叶修难得发的一条微博在网上掀起了什么话题,本来闲着的众人都开始拿起手机或平板,火速围观起来。

乔一帆脱下之前小心翼翼生怕弄脏的白色围裙,不明白苏沐橙她们的技能树到底是什么诡异走向才喜欢在厨房用白色。看着手上包装好的,一个人绝对吃不完的饼干,要不送一份给邱非吧这个念头就像肥皂泡一样冒了出来。

“哟,一帆,出门啊?”

是他错觉吗,总觉得随着前辈的一句话,战队的大家望向他的眼神齐整得可怕。

“嗯。”乔一帆扬了扬手上的纸袋,又不自觉地推了推出门用的平光眼镜。“我去给朋友送点曲奇。”说这话的的时候不知怎么有点心虚,然后他就看到前辈玩味一笑,只是叮嘱他早去早回就扬扬手一副不再多问的样子。

上林苑距离新嘉世,大概有20公里的路程。只熟悉兴欣网吧到上林苑一带的乔一帆当然不认识路,因此在出租车上倒是饶有兴致地看着窗外陌生的街景。唯一认得的是H市中心的一个购物广场,夏休快结束的时候他和邱非去过那边的星巴克。起因是闲聊的时候说起唐柔评价他喝东西太甜,连星冰乐都能喝下去。同为甘党的邱非倒是没有这方面的烦恼,相处了一段时间都知道邱非是个喜恶分明的人,而且也很直接,喜欢或是讨厌都会坦白说出来。

之后倒是顺着话题就相约了去喝星冰乐,是一个多月前的事。现在想想已经不记得了那天邱非是什么打扮,不过喜欢穿靴这点他倒是印象深刻,淡化的记忆里最清晰的是那天喝了可可碎片和抹茶星冰乐,因为同是男生,也不怎么介意共用吸管的事,所以到后来基本都是换着来喝。

乔一帆很喜欢跟邱非相处。尽管赛场上的邱非风格如同开锋的寒刃,锐意进取的同时不失冷静防守,进退有度相当难缠,而私底下却是毫无架子,单纯为着某处好吃的点心就能满足一整天的甘党同盟。作为战队队长来说越发成熟,但相处下来也会发现孩子气的一面。

要找个什么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

 

或者是在车上零零碎碎想了太多,等到真的到达了新嘉世门外,乔一帆才想起他还没有联络邱非。一旦有了这个认知,需要考量的事情就一件件冒了出来。今天是假日也不知道邱非在不在战队里,就算邱非在,没说一声就找上门来好像也太过贸然?

乔一帆不禁在心里吐槽自己考虑不周,有点太不淡定。因为一个念头冒出来就行动,得意忘形不像平时的自己。拎着装着曲奇的蓝色纸袋,最后乔一帆还是决定先联络邱非。单手在手机屏幕上打字,职业级的手速却显得犹豫,删删减减斟酌语气,好一会才下定决心发出去。

“队里做了曲奇,想送点给你,现在有空吗?”

几乎是发出去不够五秒就收到回复:“好,约在哪里?”

这也太快了吧!乔一帆猜今天的邱非大概真是很闲,对方那么干脆反而显得自己太磨蹭,虽然有点唐突,不过看邱非的反应应该不是讨厌。也就回复道:“我在你们战队门外。”

发出去的的短信没再收到回应,因为只是片刻,邱非就已经站在他跟前了。可能走得有些急,气息不是很稳。但乔一帆却松了一口气,原因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好意思,好像有点太突然了?”

“是挺惊讶的,没想到就在门外。不过……”邱非接过纸袋,从见到乔一帆那刻开始就没停过笑容。

“我很开心,谢谢。”

他们的身高差不多,乔一帆隔着平光镜也能看到,邱非是真正在高兴。眼底因为笑意而显得熠熠,全然轻松的笑容反倒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他想起曾经还在微草的时光,那时候的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赠予,就会有人由衷地感到满足。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喜形于色的邱非。从他们认识开始一直都是邱非处于照顾人的立场,作为战队队长的他也一直往成熟的方向努力着,尽管偶尔会因为甜点而微笑,却全然不会和眼前笑得真正像十几岁少年一样的人划上等号。那一瞬间,乔一帆觉得,内心有某个角落已经悄然被莫名的暖意填满,结果连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啊。”

“什么?”

乔一帆摇摇头,看着这样的邱非,突然想到了在出租车上胡思乱想的答案:若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宇治金时一样。

抹茶和红豆结合的冰品,抹茶配上雪糕,也许有点涩,但也正是抹茶本身的清寡,才显得反复煮制过的红豆格外甘甜吧?

 

“下次,一起再去吃宇治金时吧?”


TBC


撒花~

接下来的部分就是阿日和阿碧负责的了所以我就功成身退啦!才不是失踪,只是去写无料而已!【喂

可以说抛砖引玉吧,因为后面两章真的超棒的,大家可以期待=w=


最后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有人想要实体无料本的到付吗?在和阿日商量领取方式,想看看反应,有的请不要大意地说吧。

评论(14)
热度(159)

© 咔叽了一只Kaji | Powered by LOFTER